您的位置  长沙生活  楼市

张军:长远来讲中国的房子相对越来越便宜,最高峰已经过去了

作者:张军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院长

网易研究局

问:对个人配置资产有什么建议?

张军:未来的趋势就是老百姓的资产配置从过去比较多的以房地产配置为主,逐步的多样化。因为从长远来讲,中国的房子肯定是相对价格越来越便宜,最高峰应该已经过去了。

张军

这种情况下,我们还是得调整一些政策。因为portfolio,就是各种风险、各种回报的组合。金融系统的功能就是要合理地让不同偏好的投资者去找不同的风险和回报的机会,金融在这当中能够让这种机会变得可得,而且变得便利。我觉得这是个大趋势。

所以这种情况之下,还是要鼓励我们的金融系统逐步市场化。包括像影子银行,这当中当然也有一定的风险,我们需要监管,但是监管并不是要把它们关掉。我个人觉得,哪怕是银行,也要拿出一部分资源做一些市场化的配置。

中国金融市场现在相对还比较单一,所以还需要进行大规模的多样化的拓展。这些拓展对未来居民家庭的资产配置还是比较重要的。所以,我觉得这个趋势应该是:一个家庭主要把钱投到房子上的比例应该逐步地减少。我并不认为现在房子完全没有配置的机会,但是同时得有多样化的一些机会。这些机会需要通过政策的调整不断地释放。

问:未来驱动中国经济发展的动力应该是什么?像新崛起的5G、人工智能等,能不能成为中国的支柱型产业?

张军:从道理上讲,中国在中等收入的这个阶段之后,要迈向高收入国家,逐步走向人均GDP3万美元甚至更高,其实后面增长的主要动力应该是来自于经济结构的改变。也就是说,经济的成分当中会有越来越多更具创新能力的部分在驱动它。

我们的经济政策应该是要越来越鼓励更加具有创新活力和创新能力的经济活动能够不断地从市场中涌现。要做到这一点,其实相对于过去从低收入向中等收入转变的过程当中,未来要有越来越多的政策是要去鼓励那些风险更大的经济活动,而不是那种按部就班的经济活动。

这就是一个悖论。未来迈向高收入的历程中,其实要越来越多地依赖那些高风险的创新创业活动。我们这个社会是不是可以越来越容忍这些高风险的创新创业活动。

我举一个例子,比如金融。我们现在整个金融资源的分配,90%还是靠银行系统。银行是一个风险规避者。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讲,在我们的整个融资系统里,它客观上就不能容忍更多的创新创业活动,因为那些活动有较大的风险。

真正要鼓励越来越多的创新创业活动,首先在融资层面上,我们需要大力地鼓励和发展直接融资。大量的场外的融资活动是不是被允许,在我们目前这种机制里,这是一个必须要解决的问题。

尽管现在我们的储蓄率很高,可是大量的金融资源都在银行系统里。我们经常抱怨钱流不到真正需要钱的一些机会当中,这个梗阻其实就是因为整个金融系统是没有风险偏好的。

问:中国能否步入高收入国家行列?

张军:中国跨进高收入国家的下限应该说是大概率事件。但问题是,中国人均GDP到了12400美金之后,中国如何真正成为一个典型意义上的高收入国家。

现在的高收入国家主要就是OECD国家,平均的按美元计算的人均GDP水平大概相当于美国的45%到48%。也就是说接近于美国人均GDP的一半。美国现在人均GDP是约6万美金,那也就是说其他OECD国家差不多是3万美金,也就是大约韩国现在的水平。中国现在人均GDP1万美金,要达到韩国现在这个水平,才真正意义上成为目前大家所理解的高收入国家的成员。

高收入国家的界限是一个门槛,中国离OECD国家的平均的收入水平其实还差很远。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 标签:摩尔勇士狂战士
  • 编辑:刘世力
  • 相关文章